文章 书评

儿童文学阅读交流平台即享读童书,可通过手机进行浏览了,随时随地关注儿童文学最新资讯。 IOS下载请扫描二维码 安卓下载请扫描二维码

走在光辉大道上  收藏

  • 作者:左昡

国际大奖小说《提灯的天使》书评

如果用一种简单的方式来描述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也许我们可以说,它是由光明与黑暗组成的。清晨,曙光带来崭新的一天;傍晚,黑夜伴着所有的一切沉入幽暗。我们就在这交织着光明与黑暗的世间,明灭爱恨,抛掷光阴。生命明媚处,自然是皆大欢喜,而更加考炼我们的,是在那些光亮未及的阴影里——这种阴影,微小时如同阳光穿过树叶投下的光斑,浓重时却可能深沉蔓延,宛若深渊。长路漫漫,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遇到这样的阴影,或早或晚,或浅或深,而如何继续走向前,走回光辉大道上去,便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应当学习的功课。

这正是我们需要迪卡米洛和她的作品的原因。

所以,这位美国当代最负盛名的儿童文学女作家日复一日地创作着,所以,现在,在我们面前再次出现了一部荣获大奖、萦人心怀的杰作。它的名字仿佛是对这位始终向着光明创作,从不让读者失望的作家最确切也最温柔的注解——《提灯的天使》。

三个一起上棒操课的女孩,带着她们各自小世界里的阴影,还有更加强烈的穿透黑暗的渴望,以“三个农夫”作为她们的“队名”,开启了一次又一次属于孩子的精彩冒险。

瑞米的爸爸和牙医私奔了,路易斯安娜与奶奶相依为命,贝弗莉看起来倔强,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早已破碎的家庭是多么让人抓狂。

她们来上棒操冠军艾达·尼小姐的课,因为她们打算参加1975年中佛罗里达轮胎之星选美比赛:瑞米为了让出走的爸爸在报纸上看见她的名字良心发现,路易斯安娜为了得到1975美元的奖金逃离救济站接回阿琪,而贝弗莉只是想要去搞破坏。正如“三个农夫”的“队名”,朴实直率、患难与共的女孩们手拉着手出发了。

迪卡米洛有一种极为杰出的才能,她能够将那些一般人以为孩子不会懂,事实上却对每个人都十分重要的关于人生的真相通过很日常的语言和形象表现出来,在作品中形成令人难忘的交响乐般的回响。在《提灯的天使》里,这种回响是西尔维斯特太太桌上那罐金灿灿的玉米糖,是博尔科夫斯基太太口中的“咻咻咻”,是疗养院里奈勃利太太刺耳的尖叫,是史戴夫先生的救生训练,是艾达·尼小姐车库里悲伤的麋鹿头,是路易斯安娜头上亮闪闪的幸运兔发卡,是贝弗莉手里的手电筒,是瑞米那本失而复得的《走在光辉大道上: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一生》,还是那片闪烁着蓝色波光的克拉拉湖……

在这些看似微小的回响里,延展出的,是关于灵魂,关于心碎,关于勇气,关于如何穿过黑暗,走在光辉大道上的世界真相与人生哲理。

在这本小小的书里,迪卡米洛仿佛向我们低声诉说着这世间的一切灰暗:心碎、背叛、死亡、贫穷、疾病、衰老、分离、潦倒……这些灰暗多是只言片语,如同“雨点不断落在我头顶”,可仔细想想,每一个却都是茶杯里的风暴,自生自灭,惊天动地。可她又仿佛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讲了三个女孩的故事:去疗养院给老人们读一本书,参加一次葬礼,去拯救一只猫,偷走了一根棒操指挥棒,最后在一次溺水的危险里拯救了自己。

世界的真相如此残酷。路易斯安娜曾经跺着脚说:“我爸妈淹死了! 我是个孤儿!救济站里没有东西吃,只有腊肠三明治!这就是世界的规则。”

可人生又是如此奇妙。正如瑞米所感受到的,只是因由某一个毫不起眼的瞬间,“在她体内深处的某个地方,亮起了一个微弱的火花。”而当她救起溺水的路易斯安娜时,她顿悟了一切。

光芒四射。

灵魂会因为心碎、害怕和失望而缩小、枯萎,咻咻咻地就消失了。可是,它还会回来,从一个微弱一点微小的光亮重新开始,然后,光芒四射。

正如那只走失了的小猫阿琪,它会自己回来,好像到了某个时刻后自然就会揭晓谜底。

等所有的冒险都已结束,女孩们站到高高的贝尔纳普观光塔塔顶,远眺着曾经发生的点滴过往时,她们发现,一切尽收眼底,而她们,手牵着手的“三个农夫”,依然在这里。

依然,走在光辉大道上。

路易斯安娜在自己编的故事里是这样解释那位提灯天使的——“弗洛伦斯·南丁格尔的魔法球里,装满了各种心愿、希望和爱。所有这些东西都非常微小,也非常明亮。有几千个心愿、希望和爱在魔法球里游动着,弗洛伦斯就是通过它们看见了真相。她就是这样看到了那些从生命的战场上败下阵来的人。”

这,正是迪卡米洛想对我们说的。

迪卡米洛在后记里说,瑞米的故事来源于她真实的经历。而她用她的笔、她笔下的一个个故事告诉我们,无论经历过怎样的黑暗与悲伤,只要我们的心里还有心愿、希望和爱,我们便终将可以手牵着手,重新走到光辉大道上去,成为那位在黑暗里手举光亮的天使。

最好的儿童文学,最好的儿童文学能做的,莫过如此。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