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大奖书系 外国文学 原创文学 教育类 文学期刊

儿童文学阅读交流平台即享读童书,可通过手机进行浏览了,随时随地关注儿童文学最新资讯。 IOS下载请扫描二维码 安卓下载请扫描二维码

中国女孩——水花园  收藏

  • 作者:李秋沅
  •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
  • 出版日期:2018-03-01
  • 开本:32开
  • ISBN:9787530765401
  • 包装:平装

《中国女孩——水花园》——战争中独自撑起家庭的女孩,自强不息、坚韧勇敢的中国女孩精神,顽强乐观、团结抗战的中华民族精神。以文学讲历史,以文学讲文化,以文学促成长。入选国家出版基金、十三五国家重点出版规划、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


编辑推荐


1、以文学讲历史,以文学讲文化,以文学促成长。

2、探访真实历史岁月,参考真实人物原型,真实历史的文化气息。

3、书后附知识链接,历史系博士结合图书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全面展现中华民族千年来不同时期的社会和人文风貌,传承优秀中华文化。

4、展现没有硝烟的战场,在看似平和实则水深火热的普通人生活中折射出战争为人民生活带来的苦难;用儿童的眼光看战争,对当代儿童珍惜和平安定生活更具教育意义。

5、独自撑起家庭重担的女孩的倔强与坚强,带给当下儿童心灵的震撼与成长。

6、著名历史专家蒙曼首次担纲顾问,与名家一起感受时代的脉搏。

7、著名儿童文学专家李东华首次担纲主编,保证作品的故事性、可读性。

8、本系列入选“十三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获2017年国家出版基金资助。

9、本书入选2016中国作协重点扶持项目。 


内容简介


玉华在木棉岛与母亲相依为命。随着抗日战争的爆发,人民生活陷入一片焦灼。日本人四处搜捕抗日志士,母亲因受牵连而被捕。失去母亲庇护的玉华迎来了命运多舛的生活。她不得不辍学谋生,先后辗转五户人家做女佣以维持生计,小小年纪尝尽人间沧桑。抗战胜利后,玉华刻苦学习医护知识,成为护士,为自己赢得了美好的未来。

   从石井村到木棉岛,从玉花到玉华,抹着眼泪的小女孩一夜长大,用自己瘦弱的双肩扛起生活的重担,于乱世中坚强求生。

   黑洞洞的枪口吓不退刚毅的灵魂,轰隆隆的炮火击不垮心中的水花园,硝烟终将散去,光明永驻人间。

  一个充满南洋风情的小岛,一段孩子眼中的动荡岁月,一部取材于真实原型的抗战时代的记忆。李秋沅用她波澜不惊又荡气回肠的文字讲述了一个故事,关于爱,关于成长,关于温暖,关于铭记。


作者简介


李秋沅,本名李靖,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祖籍福州。曾获第十二届冰心儿童文学奖、第十六届冰心儿童文学大奖、第二十一届冰心儿童文学奖、国家广电总局专项基金优秀少儿节目奖、第九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福建省第二十五届优秀文学作品一等奖、福建省“启明”儿童文学奖、福建省优秀文艺作品一等奖、首届“周庄杯”全国儿童文学短篇大赛一等奖等多种奖项。代表作《天青》《茗香》《木棉·流年》等。


媒体评价


呼之欲出的妙龄少女,代表着传承了几千年的中华民族的精神与文化,展现着中国女孩积极、阳光的明媚形象,帮助孩子们打开了观察这个世界的另一扇门。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 李东华

作品塑造出一个个符合时代特性的女孩形象,让今天的孩子们在看故事的同时,能够身临其境地触摸中国历史,感受时代旋律。

——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蒙 曼

 

免费试读


“月娘(月亮)月光光,起厝(房子)田中央。
树仔丛花开香,亲象(就像)水花园。
月娘月光光,照入房间门。
新被席新蚊帐,要困(睡)新眠床。
月娘月光光,照到大厅门。
糖仔饼摆桌上,爱呷(吃)三色糖。”

 

第一章 宁日 

1

记忆的源头,有咸得发苦的味道。

我和母亲、阿月婶婆围坐在灶台边,炉火映着她们的脸。坐在我对面的婶婆递过来一块黑乎乎的东西。

我用手接住,低头凑近了,然后张嘴咬下。

那东西咸得我的头皮发麻。我含着它,却不舍得吐出来。大人给的东西,一定是可吃的。

我的脑袋晕乎乎的,世界像一盆黏稠的糨糊,我在其中。

“这么咸,怎么吃?”我抬眼看着她,苦着脸嚼着,咸味苦涩难忍,那味觉如刀般锐利,搅动我迷糊的脑袋。眼前的世界有了点熹微的光,亮起来了,婶婆和母亲的面容也随之清晰起来。

“不要一口吃掉哇,咸呢……玉花乖乖坐……”婶婆摸了摸我的头,转身继续和母亲说话。母亲坐在我身边,身子暖暖的。

“她叫我玉花,我是玉花?”嘴里的咸味不再那么强烈了,我心里又迷糊了下。大人们总用不同的声音唤我,我只辨明白了其中一种,是母亲唤的。母亲叫我“囡仔”。

我将口里的东西吐在手心,握着。咸东西沾了我的口水,黏糊糊的,一开始还带着我口唇的温度,不一会儿就凉了,湿腻腻地在我手中躺着。

母亲瞅了眼我手里的东西。

“是咸蒜头。”婶婆说。

我就握着这块咸蒜头,看着面前的两个大人说话。母亲说着说着,就哭了。我握着咸蒜头,看母亲哭。她一哭,我也咧开嘴;她的眼泪一流,我的眼泪也下来了。她哭起来没有声音,背过身去,而我哭起来却不可能没有声音。

我哇哇哭着,张开臂膀,趴在母亲背上,却还记得握紧咸蒜头,不让它掉了。我必须哭,孩子哭起来是一心一意的,谁也不能轻易地让一个哭泣着的孩子止住,除非她自己不想哭了。

母亲没有阻止我哭。

因为她也止不住自己哭。

我们母女俩就这么一心一意地哭着。

“囡仔她爸的讨海船沉了。阿月婶,我怎么活呀……还得养囡仔。”母亲哭着说。

“秀娘啊,日子总得一天天熬过去,高高兴兴的是一天,伤心掉眼泪也是一天。最难最苦也就那么一下子,都能熬过去的。不哭。”婶婆起身,从灶头拎来一篮蒜头开始剥蒜。她一颗颗剥着,嘴里的话也一句句从干裂的唇间缓缓淌出。炉火的光映在她花白的头发上、额头上。

母亲不哭了。我也停了。

“囡仔……”母亲轻轻唤了声,靠了过来,将我搂住。

我停下了哭泣,手里湿腻腻的咸蒜头,提醒我还有件事没做。

于是,我低下头,再次将嘴凑到咸蒜头上,将它咽下。

再苦再咸,我都咽下了。

那年我刚刚三岁。

 

购书链接


 http://product.dangdang.com/25332982.html

猜你喜欢